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108794-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009-07-22

    三百年后

    饭否回归遥遥无期,连带叽歪、嘀咕等等现在也一道三长两短了,难道要等六十大寿之后?大中华局域网真是凶猛。

     

    被各路媒体炒得天花乱坠的日全食今天终于如期而至,而天赐的降温雨也顺利让本座先前购置的三幅观测眼镜打了水漂——我真的连根毛都没看见,光晕乎乎得看着天慢慢暗了,又慢慢亮了,间中还闪了电打了雷,和上次下冰雹的盛况也差不太多嘛。还是老妈比较乐观——“我全看到了呀,不就是天一下全暗了,然后又亮了嘛”。。。囧

    如果将来死守上海的话,就等三百年后看吧,反正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是吧,算好了投胎就行(技术活啊)。

     

    - EOF -

  • 所以上来写一点,顺大便纪念一下今天——建国以来上海最热的一天。

    其实因为今天办公室的空调开的过于奔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一直觉得很冷。。。再加上在这样的天气下本座还是人力车出行。。。(知道本座的厉害了吧)——乍冷乍热——所以我就在。。。部门例会上,在老板的眼皮底下睡着了,囧,据说还打了小小的呼,囧。

    我还是认为这是轻度中暑!over。

     

    - EOF -

  • 魔力鸟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囧。

     

    - EOF -

  • 2009-07-12

    最近的气宗

    1,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反省自己 http://bit.ly/PR05M

    2,RT @duck_1984: 自从深发展银行推出那条知性的广告语“只想与你深发展”后,银行业内人士又自编出了更知性的姊妹篇:“光大是不行的”。

    —— via Twitter


    ========== 还是蛮怀念饭否的分割线 ==========


    昨晚(啊事实上的今晨)本座终于又做了个醒来后还余留些许记忆的梦,这剩下的记忆残渣也必须归功于我在这个梦将要结束时还系统地重新整理了一遍故事概要。。。貌似这在本人的做梦历史上可能也是首次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最开始本座貌似是一个赏金猎人还是宇宙巡警(为什么会和宇宙有关呢?。。。难道是最近春哥福音看多了?=.=),话说其实我根本不能确定这个梦究竟是不是第一人称的。总之最开始,“我”以追捕一种人为生——记得当时在梦里这群人是有一种很牛X称谓的,和花有关,但是我现在想不起来袅;而我其实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气功大师(做梦本来就是YY,谢谢=.=),具体是不是应该称为气功我也不确定,我只知道在梦里的战斗场面。。。大部分冲击波都是用气带动周围的物体形成的。。。比如说,本座一运气(蛤蟆神功第一式~~~),像龙卷风扫过一般周围的飞沙走石统统直奔目标而去。。。囧。。。然后有一次,本座失手了,失手的原因很偶然(反正我忘记了),于是我好像失去了官方身份——类似以后不能随便杀人的意思? =.=

    第一阶段就这样结束了。。。真无聊,主要还是怪我都忘记了。。。

     

    然后故事突然转折(如果拍成电影的话,应该是第一集和第二集;如果是剧集的话,应该是第一季和第二季。。。。。),有一个很结棍的毁灭性的威胁即将到来,可能是针对地球的吧,反正之后有一部分地球人开始与这个威胁进行搏斗,但是对手(应该只有一个,也就是仅有一个大Boss)实在太厉害,基本就是所向披靡。于是有一部分地球人就来找到我(!),要求我出山对抗那个大怪(知道本座厉害了吧)。

    这部分来找我的地球人穿着比较复古,男男女女都是长发,交通工具是马。。。而我的梦从这个阶段开始,画面比